[杨振宁遗产分配]_杨振宁遗产分配闹剧:翁帆你到底图什么?-云南破获特大运毒

昨晚刷微博看到一则传闻:杨振宁表示自己的遗产已经分配完毕,妻子翁帆只获得了北京某一高校为杨振宁准备的一座别墅的使用权,而杨振宁与前妻子的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则获得全部的现金和资产。
网友立马开启群嘲模式: “太亏了,做了十几年的保姆、帮衬和陪同” “世界上最赔本的生意” “翁帆果然成为了全世界最大的笑柄” “翁帆傻眼了吧,姜还是老的辣” “翁帆守了十几年活寡,最后啥也没得到,渣男和捞女真是让人恶心透了” …… 这条别人的家事在各大公号和微博大号中转发,甚至人民网都在“今日要闻”板块发布消息。 大家奔走相告:终于啊终于,翁帆处心积虑的婚骗竹篮打水一场空。 其实,如果我们稍用理性分析,就会发现这则消息纯属无稽之谈。 首先,杨振宁和翁帆是合法夫妻,若不是特别做了财产公证,夫妻婚内财产应由二人共同所有,单单是十几年的婚内投资、项目收入就不可能是分文没有; 其次,某高校给杨振宁准备的别墅若他只有使用权,又何来可以作为财产分配?可是,面对这样的低质量造谣,吃瓜群众照单全收。以至于杨振宁助理跳出来澄清,说该消息纯属造谣,也完全得不到网友的回应。大家太希望看到这段婚姻没有好结果,希望十几年前的诅咒一语成戢。 可是,这些或替翁帆不值得、或站在道德制高点拍手称快的网友们从来没有问过:
翁帆在28岁的年纪选择的这条几乎没有人走过的路,她所真正期待的是什么。
其实,如果没有遇到他,翁帆的人生会平凡但也不失光芒。 翁帆生在一个家境优渥的小康之家:父亲精通国学、爱好古典音乐和古诗词,在中国旅行社担任管理岗。 在顺利考入汕头大学后,她依然是学校中的风云人物:参加学校模特队,是学校中的时尚先锋;专业课和学生活动都很出色,老师和同学们都说她:轻言细语、浪漫天真,既是家人眼中不需要操心的懂事闺秀,也是老师心里的模范代表。
整个大学期间,只有染发这一件事,让大家觉得这个安静的女孩也有出跳的一面。 也正是因为这样,当杨振宁和前妻杜致礼1995年前往汕头,参加“世界物理学大会”时,在老师眼中优秀的翁帆,才得以被推荐担任接待一职,那一年,翁帆19岁。
也许是因为感情经历过于简单,翁帆在第一段婚姻里,并没有遇到对的人。这是一个在工作中结识的香港人,无论从容貌、事业、精神世界来看,都只能用“平淡”形容。2002年,二人的婚姻无疾而终。 2003年,杜致礼离世,82岁的杨振宁痛失伴侣,27岁的翁帆错失婚姻,2004年12月24日,82岁的杨振宁与28岁的翁帆登记结婚。
杨振宁写道: 噢,甜蜜的天使, 你真的就是上帝恩赐的最后礼物 给我的苍老灵魂 一个重回青春的欢喜。 翁帆则借用罗伯特・弗罗斯特的《未选择的路》的诗回应: 我将轻轻叹息,叙述这一切 许多许多年以后: 林子里有两条路,我―― 选择了行人稀少的那一条 它改变了我的一生。
而面对媒体时,翁帆回忆婚姻中的点滴时说了两个细节: 一次是两个人在日本时,翁帆胃痛,杨振宁默默到楼下准备好麦片粥,一口口喂给她吃; 还有一次在三亚度假,翁帆还没醒,为了不打扰翁帆的睡眠不开灯,杨振宁默默去洗手间看书。 翁帆说:其实我和他说过很多次,他完全不必这样。
相信在二人的生活中,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当有些人无聊的揣测甚至嘲笑他们的床笫之事时,他们的日子就是这样,平凡却也温暖。
你以为翁帆是年纪轻轻作了高级保姆和老妈子,却不知其实在婚姻里,她是时刻被老公捧在手心的掌上明珠。 在闲暇的时光,杨振宁会给翁帆出数学题,戏称她是小笨蛋; 一起读书的时候,两人会一起改诗;
去美术馆或博物院参观之前,俩人提前约定各看各的不讨论,出来时再看他们喜欢的是不是同一件作品。
还有逛公园、美术馆、爬黄山,不论在哪里,他们总是相互照顾,十指紧扣。

当普通人在慌乱的婚姻里玩着平衡家庭和事业、亲情和爱情的杂技时,他们只是淡淡的牵起手,享受人生的风景。 也许,你会说,这没什么,谁的婚姻里没有个几幕这般的温情。 可是,这一次,这个男人是女人心中无限崇拜和仰慕的科学巨子,是获得了诺贝尔奖、20世纪下半叶对世界改变影响最大的物理学家,是那个说什么对方都能懂、问什么都能得到人生指引的SOULMATE 和人生导师。毕竟,
年轻的肉体满大街都是,有趣的灵魂一百年才出一个!面对这样的爱情,天知道是不是错过以后,其他的选项全都都变成了将就?
很难说,若不是54年的年龄鸿沟,翁帆怎么能收获这样的爱情红利。就像顾长卫的电影《最爱》里面所说的,“爱越艰难,就越灿烂”。这对遭受了太多世俗白眼的有情人,也许比任何普通情侣都珍惜时间的分分秒秒、日常的点点滴滴。 柴静说:
爱情应该是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的态度,而不是一个器官对另一个器官的反应。 对于翁帆来说,没有婆媳大战、没有教养子女的疲惫不堪,他们的生活只是两颗心的平淡相守,两个灵魂的交流碰撞,这样的婚姻,即使没有肉体的欢愉又何妨?
而对于杨振宁来说,这场婚姻是不必靠繁衍子嗣就可以延续生命的感情。2006年,杨振宁接受台湾《联合报》的采访时评价这段婚姻: 一个人到了80多岁,不可能不想到他的生命是有限的。 跟一个年纪很轻的人结婚,很深刻的感受是: 这个婚姻,把自己的生命在某种方式上做了延长。 假如我没跟翁帆结婚,我会觉得三四十年后的事跟我没关系。 现在我知道,三四十年后的事,透过翁帆的生命,与我有非常密切的关系。 如果我死了,一想到你替我活着,就心生温暖;即使我死了,只要你活着,这个世界就和我密切相关。这样的感情,即使不值得羡慕,也让人觉得美好!
从某个角度来说,这段婚姻是多么的公平:一个垂暮将至的生命仰望一个鲜艳活泼的生命;一个求知若渴的学生仰视一个的知识和精神的智者。相比太多太多只有年龄登对的婚姻,这样的爱情真的还不错。
只是,忘年恋的组合一定是会被攻击的:特别是故事中的一位主角是站在金字塔尖的人,那么另一半就一定是心术不正的心机女赌上自己的终生幸福博一个灿烂前途。 所以,如果杨振宁先生活过百岁,舆论就会说:你看,翁帆的短线投资变成了长线套牢;如果杨老先生发生意外,舆评就会唏嘘:一代科学巨匠最终拜倒在石榴裙下不得善终;如果,翁帆获得巨额遗产大家就会想:捞女阴谋得逞;若是没有又会无情嘲笑:你看你看,心术不正果然没有好下场。
28岁和82岁的爱情人设故事,从一开始就决定了这剧情不论如何发展都是荒诞的悲剧。可是,我们所“担心”的女主,是在28岁选择了自己的人生,经历过一段失败婚姻的她,并不是傻白甜;而82岁的杨老先生,无论怎么看都是感情中的受益者,历事无数的他好像也不必他人来指导人生。更不必说,翁帆至今已经收获清华建筑学博士学位,她的学历、阅历比大多数吃瓜群众具有压倒性优势。 又想起《这个杀手不太冷》。吕克・贝松说“这是关于两个小孩的故事,一个女孩和一个男孩,在他们心里,他们都是 12 岁,他们都感到失落而他们深爱彼此。”
我们能接受一个杀人不眨眼的职业杀手自我救赎一般的爱上12岁的萝莉;却不能接受一位科学家在垂暮之年爱上一个的如此新鲜的生命。
爱情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也许这是一场不同寻常的爱情,我们以为的砒霜翁帆却甘之如饴。如果是这样,还请大家祝福这看起来特别的一对共赴灵魂之约。 也许,这就是一个年轻女孩想改变人生的交易,如果是这样,生活的每一天,对翁帆都已是煎熬和惩罚。断然不必再接受我们的指责和道德审判。   回到题目,翁帆在这段祖孙恋中到底图什么? 我只能说,不论图什么,一定不是图财产。一票属于金字塔尖人群的朋友圈、一个杨振宁妻子的名分,一种超越精英的睿智的思维方式,一份远远超过年龄的淡然的心态……这一桩桩一件件,哪一个,都比一栋房子重要得多。 可即便这样,我仍然更愿意相信,这段爱情里有的,是仰慕者的纯粹和垂暮者的怜惜。就像12岁的玛蒂达对里昂说的:“认识你,让我了解了人生。”相关的主题文章: